Ground Zero – 一个新的开始

 闲下来了,就有时间谈谈天。

大家好,我是陈博湛

想做一个个人公号随便写写东西还是去年四月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有的想法。这个公众号也是注册于那个时候。然而古今中外的名人(对就是胡适)都逃不过一个懒字作祟,直到现在才想着发第一篇文。

七年的留学生涯终究还是告一段落。21天的隔离真心累人。无所事事之时,想起了去年编程课的光头Paul教授的网站搭建技巧。说干就干,用了两天的时间,把网站基本弄出了个雏形。

借这个东风,又把这个公众号捡起来,改了个和网站一样的名字。美其名曰联动,其实估计除了我自己也没啥人看。那就权当是我自己的日记本。

 欢迎大家有事儿没事儿,也来bozhan.org做做客。网站还没搞完,很多东西还是place holder,也欢迎大家帮我提供点网站图片素材。

01

“连起线来,就变成了星群”

说起这句话的来源,还是某个讲师忽悠学生的时候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然而秉着英雄不问出处的原则,个人认为这是对Connecting the Dots最好的翻译。你永远不知道以前学过做过的什么,会对以后的生活产生影响

19年上光头Paul的编程课的时候,特别是到了VM的部分,我不止一次的一脸问号。打开一个只有死机了才会出现的黑屏窗口,敲一些混乱的代码,让我怀疑我学的这门课到底是不是挂着Python卖Linux。这玩意儿我学完了能干嘛哦?本金融人问道。

一晃两年过去了。这次离开美国之前,发现甲骨文云提供免费的服务器。本着不要钱就是最好的原则,我注册了一个账户并且申请了一个坑位。本来IPv4的地址就快要用完了。本着不让我的IP地址空转的原则,我决定搞出点名堂来。

那不然就建个网站吧。让我惊讶的是,光头那些复杂的作业练习题目,在这个时候竟然帮助我解决了很多遇到的困难。复习了几个文档之后,按照光头的弄法设置了端口,并且接入Wordpress组件,整个网站还算像模像样。

工作时,遇到了一些设置问题,给光头发了邮件,没想到很快得到了回复。心生惭愧,觉得之前对光头还是有一些偏见的。课程觉得难可能首先还是要怀疑自己笨,而不是怪老师。

我一直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杂学家。这点可能继承了孔明先生观其大略的优秀品格。很多时间,都在做一些旁人看起来的无用功。自此,我更确信了自己的Philosophy是正确的。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之前无意中学习的东西,可能会在之后帮助你做成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这个过程,惊喜而刺激。

02

“梦境留声机 – Dregram”

起名字永远是个难事儿,尤其是自己给自己起名字。你给孩子起名字,反正ta还不认字,不能抗议。但你自己给自己起名字,就总得自己反复推敲琢磨。

跑个题,之前看到一个很有趣的讨论。假如姓名不能重名的话,普通的穷人只能叫汉字和英文的乱码了,连翠花大壮都是有钱人才能独占的ID。

微信的公众号名似乎在SQL数据库里是个Unique Identifier。这就逼着你起名字必须有创意,不能和别人重复。而且名字这种东西越短越好,总是容易被别人记住。

梦境留声机还是来源于我本人很喜欢的一部电影飞屋环游记。电影讲的是一个老爷爷痛失爱人之后萎靡不振,最后和小男孩重新踏上冒险的故事。Pixar讲的故事从不让人失望,每次都是那么感人。

可惜的是,这个名字被占用了。最后阴差阳错想出了梦境留声机这个名字。除了飞屋环游记的inspiration,还有希望留声机能忠实记录本人所想所闻,并加以不负责任的粉饰。

03

“一个新的开始”

掐指一算,已经七年没在家过春节了。

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大众点评,把上海的馆子看了个遍。美国总是难吃到一顿像样的饭菜,不像祖国大地遍地美食。

然而,美国不受限制的游戏机,成熟的吉他装备集散地Reverb,以及方便的Amazon Prime还是让我很怀念。

人都是难以走出舒适圈的,可能以后还会有一天回去美国,但至少当下,在一个地方,就发现点眼下的美好吧。

今日牢骚接近尾声。希望这篇文章不要成为最后一篇。还有很多想说,先不一一,下次再表。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